首页 家居

专家:拜登召开“线上民主峰会”吹响对华博弈的集结号

直新闻:美国白宫表示,总统拜登将于12月召开线上“民主峰会”,并在来年再度召开线下“民主峰会”。你认为,美方此举的战略意图何在?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其实,美方的战略意图,拜登自己也坦白了。他号称,这次会议将重点讨论西方民主面对的挑战,以证明民主国家可以透过改善各自人民的生活,并解决广阔世界面临的首要问题,来实现目标。这背后的潜台词就是:西方民主自身出了大问题,甚至是被怀疑民主已经失效了,所以西方民主必须要重新证明自己。

那么,西方民主或者说西方民主联盟究竟面临着什么样的挑战呢?这件事情还得从头说起。我们知道,所谓西方民主国家联盟,是根据德国大哲学家康德提出的永久和平理论构建出来的。其具体做法就是,通过跟拥有共同价值观念与意识形态的国家,在全世界范围内结成军事同盟与构建共同市场的方式,来壮大自己的力量,并最终把西方的那一套东西推广到全世界。

日裔美国学者弗朗西斯·福山甚至因此而出版了《历史的终结》这样一本书,他认为,西方意识形态与民主制度将会在全世界范围内取得彻底胜利。美国多数政治经济精英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在多年前轻率地得出了“只要中国在经济上奉行改革开放措施,最终就一定会在政治上西方化”的结论。然而,接下来发生的几件事,却让美国的政治经济精英们的眼镜碎了一地。整个世界不仅没有按照他们设定的方向走,而且西方民主自身正面临着世纪性的困惑与挑战。

第一,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之后,经济总量已经跃居世界第二,但是,中国在政治上仍然走的是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以至于有人开始怀疑福山的《历史的终结》已经出现了重大的误判;第二,2008年美国因为资本的贪婪而爆发了一场涉及全世界的金融海啸,以至于有不少人认为,华盛顿共识已经不行了;第三,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抗击新冠疫情上的大溃败,不仅使得一些人开始怀疑西方民主制度的效率,而且开始怀疑西方把人权看得高于一切的价值观念;第四,特朗普的上台,不仅撕裂了美国社会,而且破坏了美国构建的西方国家联盟与二战后的世界秩序。

正是因为这四点原因,我认为,拜登召开所谓“民主峰会”的目的,至少在目前阶段的首要任务,还是着眼于防守,也就是企图重新擦亮西方民主的招牌,重新整理西方民主国家已经散乱了的队形。

当然,在守的同时,他们也有进攻的意图,也就是,第一要通过“民主峰会”这个旗号,进一步聚拢盟友,企图在意识形态上给中国施加压力;第二,上任半年来,拜登政府在外交领域着重巩固了美日、美韩、美澳、美英、美国与欧盟等双边同盟关系,那么现在召开“民主峰会”,则意味着美国进一步吹响了“对华新冷战”的集结号,准备集体作战了。

直新闻:有评论认为,拜登召开民主国家峰会,目的是为了取代二十国集团。对此,你认同吗?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确实,我相信,很多人都会感到纳闷,对于美国来说,他们已经有了七国集团、二十国集团,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为什么还要另外组建一个所谓的民主国家峰会呢?我认为,这背后的原因就在于,七国集团不仅仅是一个富国俱乐部,并没有包括很多新兴国家以及并不富裕的发展中国家,其代表性远远不够,而且七国集团中的德国与法国还经常不听美国招呼,甚至跟美国拧着来,不好控制。二十国集团里面则包括了中国、俄罗斯、沙特在内的、在美国看来“非我同类,其心必异”的国家,更加不太好控制,而且,无论是七国集团还是二十国集团,都是一个综合性的集团,旨在解决全球范围内包括政治、经济、公共卫生、气候以及地区安全在内的所有重大事务。

也就是说,这些集团的特色不够鲜明,针对性不够强。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拜登政府开始着手在全球范围内构建四个具有针对性与专业性的联盟,第一是在印太地区构建旨在围堵中国的地缘战略联盟;第二,企图在全球范围内,尤其是自己的盟友中间构建一个旨在跟中国经济脱钩的经济联盟;第三个则是构建一个高科技联盟,以阻止中国获得西方的先进技术;第四个则是以共同的意识形态、价值观念与政治制度为纽带的全球治理联盟。

我们知道,前三个联盟,都已经是正在构建过程当中,而拜登召开“民主峰会”,则意味着他们已经开始着手构建全球治理联盟了。不过我认为,至少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拜登政府都不会用这四个特色联盟去取代包括二十国集团在内的国际组织,而是会允许两者并行不悖。

但是,从长远来看,却是值得我们警惕的,因为拜登政府构建的这些特色联盟,有可能会架空二十国集团,甚至未来还有可能会架空联合国安理会以及联合国大会。因为在美国看来,中国与俄罗斯在安理会拥有的一票否决权,以及众多亚非拉国家都站在中国一边,已经严重阻碍了美国操控联合国及其安理会。如此一来,不仅旧有的整个全球治理体系将会崩解,而且整个世界将会再度出现分裂。

直新闻:那你认为,拜登政府最终会邀请台湾参加所谓的“民主峰会”吗?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认为,这个问题没有悬念,拜登政府肯定会邀请。早在今年三月份,国务卿布林肯就曾经在国会做出过邀请台湾的承诺。这背后的原因非常简单,拜登召集“民主峰会”的目的,就是为了跟中国进行一场意识形态比拼。

在美国看来,香港与台湾是中美意识形态对抗的桥头堡,而且香港与台湾的作用,是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都无法取代的。因为香港与台湾都跟中国大陆同文同种,而且同属于一个国家,等于是打入了中国的内部。而在香港问题上,由于香港国安法的制订,美国已经翻不起风浪甚至是插不上手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一定会更加坚定地支持台湾当局。因此,接下来的问题,已经不再是美国会不会邀请的问题,而是以什么样的名义邀请,是把台湾当成一个所谓的“国家”来参会,还是当成一个地区来参会,以及将会邀请谁参会、会不会邀请蔡英文的问题。

假如是后者,那就意味着美国不仅在搞中美意识形态之争,而且正在借中美意识形态之争支持“台独”。对此我的看法是,美国会邀请台湾参与,但不会邀请台湾以所谓“国家”的名义参与,一旦邀请台湾以“国家”的名义参与,则仅仅是符合“台独”的利益,是“台独”在利用美国,有可能会引起中美之间的热战。而美国只会利用台湾,不会被“台独”利用,利用台湾做前锋跟中国大陆进行博弈。

作者:刘和平,深圳卫视直新闻特约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