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家居

“堂堂正正”李胜利30个月终入狱

时隔近三年,牵扯出韩国娱乐圈,政界甚至警界一系列负面新闻的“胜利门”迎来司法进程上的最新进展。

据韩联社报道,8月12日下午,韩国男子组合BIGBANG的前成员胜利(真名:李昇炫)被军事法院判处3年有期徒刑,罚款11.569亿韩元(折合人民币约644万元)。检方对其提出的九项指控全部成立,包括涉嫌安排性交易,性暴力犯罪(偷拍),境外赌博和违反外汇交易法等。考虑到其有逃跑嫌疑,陆军综合军事法庭下令将其立即拘留。

去年1月,胜利就已经因非法经营成人娱乐场所、挪用公款等多项罪名被起诉,3月在被立案调查期间开始服兵役,所以此案最终在军事法庭审理。

胜利否认了绝大多数的指控内容。比如,他被指控从从2015年12月到2016年1月期间,为了给自己的夜总会等企业拉投资,与刘仁锡合谋为来自日本等国的投资者多次安排性招待,并从中获益。对此,胜利称自己毫不知情,辩称该担责的是夜店的合伙人,至于聊天记录中“叫来几个服侍得好的女人”则是手滑,打字法自动输入造成的误会,这行字并不是他本人意愿。然而,这一说法没有被采信。法官黄敏济(Hwang Min-je)认为:“很难看出被告不知道向这些女性支付了性费用。”检方也指出胜利不但没有反省,反而推卸责任,理应重罚,因此提控5年。

Burning Sun 事件:撕开暗黑的裂缝

2019年,胜利在一夜之间从大明星和创业商人变成“法制咖”,这一切就不得不回到Burning Sun事件。2019年1月29日,MBC独家报道了与胜利有所关联的首尔夜店Burning Sun在2018年发生的一起店内斗殴。一位名为金尚教(音译)的男子自称在该夜店内目睹有女子被下药,并在丧失自主行为能力后,被人强行拉入VIP室,他上前阻止,却被夜店保安等人殴打。金尚教随后报警,而警方却在夜店方面称监控损坏之后就草草结案。

该案件随后又两度翻转。自称是见义勇为的金尚教在2019年5月15日反而被控涉嫌性骚扰多名女性。由于证据不足,金尚教最终并未被起诉。数月后,金尚教又对媒体诉说自己受到威胁,此前是有意利用胜利的名气炒作。然而,在斗殴事件“打响第一枪”后,Burning Sun不为人知的阴暗面不断被翻出。有前员工爆料,该店的VIP室里经常有人聚众吸毒。

除了涉毒,Burning Sun还涉嫌贿赂其所属管辖区的警察。韩国先驱报称,自2018年2月开业以来,在提交给警方的112起针对Burning Sun的投诉中,涉及毒品、性骚扰、绑架等问题。夜店工作人员被怀疑通过给女性灌药,这些受害者最终会成为VIP客人的强奸对象。胜利在事后坚持否认自己有参与夜店的实际运营。24万韩国民众向青瓦台请愿,要求彻查“胜利门”。过程中,其所属公司YG娱乐及部分职员也被挖出“一身腥”。公司代表杨贤锡(Yang Hyun-suk)也面临着非法赌博的调,现已辞职。

好友翻车,双双入狱

还没等“胜利门”水落石出,和胜利同在一个聊天群组的歌手郑俊英(Jung joyoung)和当红乐队F.T. Island成员崔钟训(Choi Jong-hoon)先一步翻了车,罪名是轮奸醉酒昏迷的女性。仅在2015到2016年期间,被郑俊英拍摄过的受害者就有11人。法官姜成洙(Kang Seong-soo)表示,郑俊英强奸了“醉酒无法抗拒的女性,将她们的裸体和性行为拍摄下来,然后在群聊上传播”。直到宣读判决前,二人仍旧矢口否认自己有份参与集体性暴力行为。

● 郑俊英/EPA-EFE

2019年11月,韩国一法院分别判处郑俊英和崔钟勋二人6年和5年有期徒刑,还必须接受80小时的性暴力治疗课程。不过2020年5月,首尔高等法院将郑,崔二人的刑期分别减至5年和2.5年。

这两人“翻车”也是在Burning Sun出事不久后,SBS电台曝光了他们和包括胜利在内总共十名男性艺人的kakao talk聊天内容。一位女性在看到新闻后联络了媒体进一步爆料,怀疑自己就是其中一名受害者。在2016年,当时她与崔某和郑某在内五名男子喝酒后昏倒。该名女性从2012年开始认识崔某,崔某虽然一口咬定自己没有强奸,但承认了2016年与该名女性在一起的事实。针对此事,胜利的回应也是能躲则躲,称只是恰巧和他们在一个群组,并未注意到色情相关信息。

● 崔钟训/网络

该事件也引发了不少韩国民众对广泛存在的偷拍问题的愤怒。还创造了“molka”一词专门指代在网上传播未经同意拍摄的性行为视频。根据韩国警方的数据,2019年约有5500人因犯“molka”而被捕,其中97%是男性。

“塌房”之后,仍有粉丝不离不弃

尽管胜利本人已在2019年Burning Sun事发后宣布退出娱乐圈,但直到两年后的现在,仍有大批来自不同国家的粉丝对他不离不弃,在长达两年的调查和庭审期间,他们或许也是最关注判决结果的人。

为了帮助偶像脱困,这两年中胜利粉丝已经组成了各种各样的自发团队,其中具有法律背景知识的粉丝的地位尤为突出,与此同时,他们也始终奋战在对抗“假”新闻的第一线——两年中大部分提及胜利一案并将他定位为犯罪者的报道或社交媒体帖子,都被粉丝定位为“诽谤”和“侮辱”。

8月11日,在庭审开始前一天,一位马来西亚粉丝发出的推特在整个胜利粉丝圈走红,这条署名为“休息中的刑辩律师”(CriminalLawyerinHiatus)的推特这样写道:无论结果如何,我都站在胜利一边,作为资深刑辩律师,我完全理解这个系统……不是每个被判有罪者都因ta所犯下的罪行而被送上法庭,有些人仅仅是不太走运。#胜利 是我的家。

在推特的自我介绍中,她自称来自马来西亚,是一名现年44岁的刑辩律师,除了胜利曾经所在的BigBang乐队,她同时还是EXO、iKon、GOT7、NCT、SUJU等二十余个韩娱团体的粉丝。在她平均只有个位数互动的主页上,这条推特获得了近1700个赞。

这位“刑辩律师”仅仅是胜利粉丝阵营中众多法律人才中的一个。2019年底由胜利粉丝自愿成立的法律科普团队“VIPLegalMonitors”在其自我介绍中称它“由一支律师团队领导”,两年来一直在处理与胜利一案相关的法律问题,顺便进行粉丝动员。

两极分化的意见,还能维持多久?

胜利入狱判决公布后,日本、泰国和马来西亚媒体都在第一时间报道了胜利一案,在门户网站和三大网络社区之一的Nate,8月12日下午六点时其娱乐板块的点击率前五中已有三条是相关新闻,在英文Kpop资讯网站Allkpop上,同一时间胜利案件以压倒性优势占据点击榜首位,阅读量超过了25000次。

依然活跃的粉丝群体直接推动了舆论的两极分化:在Nate点击量最高的综合报道下,数千人用表情符号留下了对此事的感想:近八成读者选择了“太赞了”,另外超过20%的人则选择了“不可能”和“你是不是疯了”。

在社交媒体上,这一趋势表现得更为突出,而粉丝的发声积极性又比其他人高得多——在一小部分韩国网友激烈批评判决,认为判罚太轻,不够公正的同时,更多粉丝在持续表达痛心、不相信和不接受判决的强烈情绪。判决公布后,来自胜利粉丝团的一份“正式”声明在网络上流传,其中表示:“最终,梦想着如盖茨比一样的生活的胜利,也面对着与盖茨比相同的悲剧命运。即使如此,我们粉丝仍决定,要等到胜利东山再起的那一天。无论如何,我们真心希望胜利直到最后都不要放弃。”

● 胜利粉丝组织公布的声明 / 网络

这份声明同时以韩文和英文发布,在全球社交媒体上引起胜利粉丝的大量转发,由于仍有七天上诉期,而胜利在法庭上的表现使得各方普遍预期他将提起上诉,粉丝因此开始在批评韩国司法不公之外,更多将希望寄托到了上诉结果。“VIPLegalMonitors”持续在推特上劝说大家不要惊慌,保持冷静,事件或许会有转机:“不要依赖自动翻译,请等待我们VIP(胜利粉丝自称)的译员!”

然而,即使在如此密集的动员和鼓励之下,仍有粉丝表示“很伤心”、“很失望”,有人在同一个tag里用泰语留下了这样的句子:“我爱你,多年来我一直在关注你,我看了所有东西,都是假的,我很受伤,很失望,两个人都是这样,第一个是Kris(吴亦凡),第二个是Seungri(李胜利)。”